安凯:未来趋势推演

 

文/安凯

 

  关于未来局势,我简单说几句,目前中共面临几个大坎,迈不过去,那么就会扔进历史垃圾堆,迈过去的话,还能干30年。

  经济上的大坎,就是产业转型升级,越过中等收入陷阱,爬到全球产业链条的中高端。

  政治上两个大坎,1.迫在眉睫的是解决第四代狼主的确立。2.改开时代以来形成的门阀政治是新形势,这种格局对政治的要求,要么就是能提供一个能公正处理好其内部利益纷争的制度程序【目前来看,这种要求似乎只有中共内部对自己人更加开放民主】,要么就是维系一个软弱的中枢,弱势的领导,大家一起闷声发大财。

  第二种要求,无论是哪个目标,都与极权体制的内在逻辑是冲突,背离的,会使得极权体制处于严重的不稳定状态,就像我们开发程序,几个目标是严重相斥,不可能同时实现。

  门阀政治是改开的必然产物,消灭不了,而在门阀政治格局下,还要实现极权体制的稳定状态,也就是酋首集大权于一身,这也是不可能实现的。

  这就是现有体制框架,无法容纳社会新阶层出现导致的利益冲突,这个属于结构性冲突,无法调和。习近平肯定没有这个智商理解到这个层面,体制的断裂,应该是近10年内就会发生的事情。

  习近平一上台,就把首要敌人定位在体制外的异议人士,疯狂打压。这其实是拎不清,体制外的异议阵营成不了事,对付体制外异议人士,胡锦涛最为娴熟,老道,习近平可能至今都还没搞清问题出在哪里。

  中共其实比较幸运,当然这是邓小平的“功劳”,无论是江,还是胡,其实都是守成之君,老成谋国。

  江泽民的眼光比起邓小平还是差了很多,至少选接班人这块儿是这样,走卡里斯玛路子,也是一个办法,形成超级权威,对门阀形成压制,但卡里斯玛路子,需要机遇,而且玩卡里斯玛,风险也很大,玩不好就立刻完蛋。

  江泽民时代,门阀政治没有这么严重,还在形成中,能压制门阀的,除非出现超级领袖,拥有超级权威,但这种人物的出现,除非是战争年代,薄熙来尝试过。

  他们不可能向底层借力,一旦烧起来,控制不住,这个风险太大。

  中共如果要迈过这个坎,只有一种可能,就是社会爆发大规模运动,中共出现强势人物,把这场巨大危机摆平,赢得巨大威望,凭借这个资本,顺利成为第四代狼主,而且以其巨大权威,对门阀能形成一定程度压制,并进行一些制度微调,说不定又能熬30年。

  大家都在等待一场危机,没有大危机,中共系统就无法升级。系统升级,都是经过了压力测试,大危机,就相当于压力测试。

  压力测试,主动权并不掌握在中共,遇上了就遇上了,中共能摆平,那么就过关了,就能再熬30年。

  离上次的大危机已经有28年了,从时间周期来看,也到了新危机来临的时间窗口,社会需要释放压力,才能继续前行。

  这个压力释放,无论是对于中共还是对于民众,都是一样,压力释放,中共就算摆平,在事后也要做大的制度调整,这就是系统打补丁、升级。中共没摆平,那么可能新的民主体制建立,也是要做很大的社会体制调整。

  这次大危机一旦来临,如果中共摆平,那么年龄大的确实可以考虑移民,因为有生之年肯定看不到选票了。

 中共这个坎迈过去的可能性比较低,现在是政治危机和经济危机叠加,在某个适当的时间可能形成共振。

 

原载 自由中国之声

Leave a Comment